校长信箱|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心灵家园
当前位置: 首页 >> 立德树人 >> 心灵家园 >> 坐席专家 >> 正文

首份国际教与学调查:多数教师爱岗敬业

来源:曲江一中        作者:王素       时间:2010-08-13       点击:

教师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关键,教师的状况、专业发展以及教学情况对于国家制订相应的政策具有重要意义。最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布了首次教与学国际调查的结果。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我们透过这份调查报告去看一看世界其他国家的教师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编者

面对学生,老师讲课多投入!

最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公布了第一次教与学国际调查(TALIS)的结果。这项调查的大量数据有力地证明绝大多数教师爱岗敬业,他们主动寻求专业发展,认真对待课堂教学,由衷地希望为所有学生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并愿意努力提高他们的技能。

教与学国际调查是经合组织教育体系指标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项历时两年的大规模国际调查研究共有24个国家参加。调查的目标人群是初中教师及校长,每个国家选取200所学校,每所学校选取20名教师填写问卷。由于荷兰的数据不符合要求,在结果中只显示了23个国家的数据。除教师与学校的一般情况外,调查主要包括四方面内容:教师的专业发展,评价对教师的影响,教师对教学的信念、态度与实践,学校的领导力和管理风格。

国外教师队伍啥状况

只有3%的教师没有高等教育学历,85%的教师具有永久性的工作,大部分教师年龄在30岁至50岁之间,女教师占据“大半边天”。

教师的初始学历以及职前教育质量非常重要。在被调查的23个国家中,只有3%的教师没有高等教育学历。教师拥有高等教育学历比例最低的国家是巴西、冰岛和墨西哥。在所有被调查国家中,平均有1/3的教师具有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但是只有1%的教师在入职前获得研究生学历。这说明很多教师通过在职进修获得了更高学历。有些国家教师学历水平比较高,大部分教师都具有硕士以上学历,保加利亚拥有硕士以上学历的教师达到64%,意大利77%,波兰94%,斯洛伐克96%,西班牙79%。

在有数据的23个国家中,大部分教师的年龄在30岁至50岁之间,30岁以下的教师占15%,而50岁以上的教师占25%。这和大部分国家对教师的学历要求有关。奥地利、意大利和挪威至少40%以上的教师年龄在50岁以上,10%的教师年龄超过60岁。教师年龄对教育预算的影响最大,因为教师工资是教育支出中最大的部分。经合组织国家63%的中等教育支出是教师工资。在大部分教育体系中,越有经验的教师工资水平越高,有15年以上工龄的初中教师工资要比新教师工资高35%。

稳定和安全感仍是教师职业的吸引力所在,但是有些国家正在考虑降低教师职业的稳定性,采用合同制。调查显示,有85%的教师具有永久性的工作,在丹麦、韩国、马来西亚、马耳他几乎所有的教师都是永久职位。合同制在巴西、波兰、冰岛、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等国家比较常见,其中比例最高的是不到一年的短期合同。在这些国家,短期合同制是增加教师劳动市场灵活性的一种尝试,能较好地满足一些特殊的短期需求,它也被认为是考验青年教师的一种体制。

调查显示,教师队伍中的70%为女性。东欧国家的女教师比例高达80%至85%,但是只有45%的校长为女性,这表明男教师的职业升迁比女教师更容易。这种现象无论在亚洲、欧洲、发展中国家或发达国家均很明显。

教师专业发展需求几何

近九成教师参加过专业发展活动,最希望了解如何满足学生的学习需要、使用计算机教学、控制学生的纪律与行为,为此情愿自掏腰包。

教师的专业发展在各国的含义有所不同,此次教与学国际调查将教师专业发展定义为以下活动:课程、工作坊、教育研讨会、改进教学质量的项目、到其他学校考察交流、个别或合作研究、教学监测或同事间的观察辅导。此外,还有两类非正规的专业发展活动:以提高个人素养为目的的阅读和与其他教师的非正规谈话。

从教师反馈的情况看,有效的教师专业发展活动应该具有如下特征:至少包括培训、实践、反馈3个环节;学校能为教师提供足够的时间支持;与教师实际工作情况越接近的培训活动效果越好;鼓励发展教师学习社区;学校成为教师分享专家意见和系统经验的学习型组织。

在时间方面,89%的教师在接受调查时表示,在最近18个月内参与了有关自身专业发展的活动。在丹麦、斯洛伐克和土耳其有1/4的教师表示没有参与过任何专业发展。教师参加专业发展活动的平均时间每个月不足一天。相当比例的教师认为目前的专业发展活动没有满足其需求。教师认为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最主要原因是培训与工作时间冲突。

在内容方面,教师对专业发展需求的排列顺序依此是:如何满足学生的特殊学习需要、如何运用计算机技术进行教学、如何控制学生的纪律与行为。

在经费方面,调查发现教师自己付费参加专业发展活动的人数多于得到资助或免费机会的人。有趣的是,自己付费的教师参与的各项专业发展活动是获得免费机会者的两倍。分析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个人付费的专业发展活动时间更为灵活,便于参与;另一方面,付费学习的教师主动性更高,总是认为他们还需要知道更多。由此,调查报告指出,免费的学习机会可能并不是激励教师获得专业发展的唯一办法,但是教育部门不能因教师自愿投入个人资金而缩减经费。

教师怎样看待本职工作

多数教师认为课堂教学是一种需要精心组织的活动,30%的课堂时间可能用于维持纪律,教师个体差异大于国家及学校间差异。

教师是知识的直接传递者还是学生学习活动的参与者、支持者?这种争论不仅存在于学术界,也直接体现在教师对教学的态度和行为上。北欧各国、澳大利亚和韩国的教师更认同教师作为参与者和支持者的角色,而在南欧国家、巴西、马来西亚,持两种观点的教师平分秋色。从总体上看,认为教学是直接传授知识的女教师少于男教师,而且女教师更容易接受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法。

调查发现,所有国家的教师都倾向于将课堂教学看作是一种需要精心组织的活动,而不是由学生主导的自由活动。因此,教师在课堂上采用以学生为中心的活动教学和按照学生需求进行个别教学的情况并未像印象中的那样多。在大多数国家,半数教师能够将80%的课堂时间用于教学。然而,有1/4的教师称他们“丢失了”30%的教学时间,因为需要维持课堂纪律或者处理班级事务。

调查询问了教师的工作满意度和对教学工作的成就感,结果显示,挪威教师的工作满意度最高。同时,挪威也是师生关系最为融洽的国家。韩国教师的满意度和成就感最低。但报告同时指出,无论是教师的课堂教学时间分配、师生关系,还是工作满意度,教师个体差异要远远大于学校之间以及国家之间的差异。因此,在这些方面,各国并不需要对学校整体或教育系统进行改革,而是需要为有需要的教师提供干预和支持。

如何发现和奖励优秀教师

教师普遍看重评价,超过3/4的教师表示学校中教得最好的老师往往不是最被认可的,学生成绩仍然是评价教师工作的不变规则。

目前,各国识别有效教学的手段主要是学校对教师的评价。总体来说,教师对于评价及反馈的态度是积极的,认为学校评估及个人评价能够帮助他们认识和改进工作中的不足,提高其专业水平和工作满意度。有80%的教师获得过某种形式的评价及反馈。但是,各个国家开展教师评价的频率不尽相同。

各国评价教师的指标主要包括:学生考试成绩、教学对学生需要的满足、教学创新、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参与等。在这4项指标中,学生的考试成绩居于首位,是各国评价教师工作的重要标准。学生的升学率、在学率、其他学习成果等也是评价教师工作的重要依据。各国普遍对教师教学能否满足学生的特殊需求方面的评价比较薄弱。

调查中,有3/4的教师报告说他们提高教学质量及进行教学创新的工作没有得到学校的承认,管理者不能做到奖罚分明。其表现之一是,对一贯表现不佳的教师没有采取开除或降薪等惩罚措施,与此同时,超过3/4的教师表示学校中教得最好的老师往往不是最被认可的,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和奖励。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在大多数国家教师评价并不与物质奖励及职位晋升直接相关。调查显示,只有10%的教师在得到较高评价的同时获得奖金。报告指出,各国对教师工作成就的奖励还存在很大改进空间,应该大力表彰优秀教师和有效的教学工作,以不断提高教学质量。

校长给教师提供何种支持

优秀的校长应兼备教学和行政两种职责,教学型领导通常能为教师的教学工作提供更多支持。

学校校长的作用和领导风格与教师的工作士气和教学质量直接相关。校长不仅仅是自上而下的管理者,而且要在学校发展中发挥更加能动的作用,引导学校在学习和教学上发生变化。教与学国际调查从5个方面调查了学校的领导风格:明确学校的目标与课程,改进教师教学的行动,对教师的直接监督,对学校内部和外部的责任,学校管理的程序和规则。

在各国,校长明显存在两种不同的管理风格,一种是教学型校长,另一种是行政型校长。教学型校长直接关注学校的目标、课程设置和教师的教学工作;行政型校长则更加注重学校的管理程序、规则以及对投资者的责任。报告认为,优秀的学校领导需要二者兼备。在每个国家中都有一些校长在从过去的以控制为主的管理模式转向有效的学校领导力模式,这种变化在巴西、波兰和斯洛文尼亚尤为明显。

调查显示,在半数以上的国家中,教学型校长的领导风格对教师评价、教师专业发展及教学有显著影响。教学型校长更愿意在教师评价中加入教学创新方面的标准,为教学有困难的教师提供支持项目。调查还发现,在匈牙利、冰岛、马来西亚、墨西哥、挪威等国,教学型校长领导下的教师更愿意与同事合作。近1/3的国家数据显示,女性校长比男性校长更容易成为教学型校长。相比之下,行政型领导对教师评价、课堂教学、教师态度和信念等影响不大。(作者 王素,系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国际比较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教育报》2009年9月8日第3版